朱厚照:除了当皇帝什么都喜欢。了解下朱厚照的快乐皇帝生活

发布日期:2022-08-02 04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朱厚照(1491年5月27日-1521年5月20日),即明武宗(1505年-1521年在位),明朝第十位皇帝,是明孝宗朱佑樘和张皇后的长子,在位期间年号正德。

  他想当驯兽师,爱做不法商贩,愿驰骋战场,但就是不想当皇帝。他一生放荡不羁,所得评价褒贬不一,但却真正地活出了自己。

  朱厚照是皇帝的独子,这在古时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从小没有经历过后宫的黑暗,平平安安出生的他独得皇上恩宠,大概可以算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,明孝宗,就是朱厚照的父亲,想把孩子培养成一个“武能安邦,文能兴国的”明君,于是对这个太子无论是读书写字,还是骑马射箭都不加干涉,这也造就了他天马行空,不喜欢拘束,喜欢自由的性格。

  一身荣华却不喜,可叹生在帝王家朱厚照的父亲朱祐樘,可以说是明代绝无仅有的好丈夫。一辈子不纳妃子,不搞选秀,在明代贯彻一夫一妻制,独宠爱妻张皇后一人。而朱厚照,是朱祐樘和张皇后的嫡子,又是长子,继位是必然中的必然。不存在什么九子夺嫡,也不存在什么嫔妃之间的各种宫斗。我妈独得恩宠,我爸爱我如命,皇权富贵近在咫尺。所以,也许从朱厚照出生的那一刻起,他的性情就已注定。越是唾手可得,越不会珍惜。越是生来就有的东西,越容易被嫌弃。皇位之于朱厚照,就是这样一种有点鸡肋的存在,权力就在手边,堕落就变得轻而易举。十六岁那年,朱厚照顺理成章地当了皇帝。但他却说:其实我比很多人可怜,因为没得选。

  弘治十八年,明孝宗驾崩,刚刚十五岁的明武宗朱厚照继位,开始他了极具个人色彩和争议的一生。虽然还是个小孩子,但是朱厚照却有自己的想法,他喜欢玩乐,甚至一度不理朝政,大臣们对这位皇帝的这种行为可不是十分满意,纷纷上表让朱厚照老老实实干自己皇帝该干的活,有些老臣甚至以罢官,以死相逼。可是朱厚照呢,不慌不忙,答应了他们的所有要求,却还是我行我素。他建立了豹房(里面养的都是美女和豹子),平时呢,自己就在这豹房里面自娱自乐,颇有些乐不思蜀的感觉,虽然他爱玩,但是也从来不做破坏国家安定,劳民伤财的事情,久而久之,大臣们也习惯了这位皇帝的行事风格,便不再加以干涉。本以为能做这些已经是朱厚照的极限了,万万没想到,他们还是小瞧了这位千百年独一无二的皇帝。

  当导演当将军,都好过当皇帝。历史上,也许没有比朱厚照更想当导演的皇帝了。他喜欢导什么类型的戏呢?富一代逛街寻欢作乐的戏。偌大的皇宫,太闷了。自己又不能随便出宫,怎么办?朱厚照想了个招,把外面的花花世界搬进来不就得了。他在宫里摆市集,建商店,琳琅满目和外面无异。还让太监们假扮商人,老板,再找一堆人假装老百姓,玩起了皇宫cosplay,自己当男一号,扮成富商,在集市里溜达,各种吃喝玩乐买买买。一个人玩还不过瘾,还要一群人一起玩。他让宫女打扮成粉头歌姬,然后自己进去听曲儿寻欢,好不快活。下什么江南啊,朕在宫里就能自嗨!不过,如果一辈子都只能在皇宫里自娱自乐,那还不够过瘾。朱厚照心想:世界这么大,我要去看看。于是他就找各种理由出京巡游,没事儿就喜欢微服私访,他还喜欢骑射喜欢打仗,是“御驾亲征”的狂热爱好者。蒙古骑兵侵犯中原气焰嚣张,朱厚照一看,不行啊,我得亲自灭他们去!于是,他穿着便服,改名换姓,出了德胜门。给自己编了个“大将军朱寿”的假身份,亲自上场杀敌,智勇双全,发挥神武。

  正德十二年,我们的朱厚照皇帝换上便服,带上几名随从从紫禁城德胜门溜出向关外奔去,为什么要去关外?可能是我们的皇帝在城中玩腻了,听说你蒙古出了一位猛将,人称“小王子”,我朱厚照要跟你掰掰手腕子,可是心血来潮的皇帝,却被守城大将拦下,无论是报上自己名号,还是提交通关文牒,就是不放行。远在宫中的大臣听到皇帝跑了这一消息,是紧赶慢赶来追朱厚照,这帮老家伙可气坏了,找到朱厚照之后是跪的跪,哭的哭,把皇帝带回了宫中,可这远远没完,几日后,朱厚照听说那位守城大将要出关巡视,再也没人约束的他带着随从一下溜到了居庸关下,而前方,就是蒙古部队,领头的就是那位能征善战的小王子!朱厚照便开始调兵遣将,不仅给自己封了官职“威武大将军”还给自己改了名--朱寿。只见朱厚照下令果断,征调有度,颇有名将之风。正德十二年,双方爆发第一次战争,朱厚照带着自己的部下与小王子从清晨战到傍晚,好似那位英明神武的永乐大帝再生,只杀的元军接连败退,明军见皇帝带头冲锋,个个勇猛无比,此一战打出了大明的威风!

  获得大胜,可是大臣却不买账,甚至将战报写的杀元军十数人,这就很值得推敲,对阵双方十几万人的阵仗,明晃晃的真刀真枪,却只死了十几个人,实在令人难以信服,但不管怎么说,我们的皇帝大人并不在意,只是反复强调,自己亲手杀了一个元军,并且让史官一定要记上!才有了后世称颂的应州大捷。

  正德十四年,宁王朱宸濠造反,朱厚照心里想,既能南下游玩,又能顺便反贼,我去。结果他在路上接到喜报,王阳明已经击败宁王平定了叛乱。他一听这消息,不高兴了,这不是抢我风头么!放了,宁王我要自己重新抓。心里住着个将军,可惜偏偏是个皇帝。既然不能改变身份,那就“做戏“过过瘾吧。于是,他换上戎装,又自导自演了一幕“再擒宁王”的大戏。

  很多时候,我们对一个人的评价是很难做到公正客观的。在一个维度里去看是一种样子,而换到另一个维度却变成了另一种样子。在《明史》中,朱厚照骄奢淫逸,荒唐奇葩。“耽乐嬉游,暱近群小,至自署官号,冠履之分荡然矣。犹幸用人之柄躬自操持,而秉钧诸臣补苴匡救,是以朝纲紊乱,而不底于危亡。”而在董玘编纂的《武宗实录》中,朱厚照却刚毅决断,弹指之间诛刘瑾,还平定了化王、宁王之乱,打败蒙古小王子,是一位居不世之功的帝王。

  正如郭德纲说的:“很多时候,历史上的文字是任人摆布的,出发点不同,结论则不同。朱厚照绝对不是昏君,顶多就是玩心大点儿,小事儿不纠结,大事儿不糊涂。”有人说,一个人如果完全遵照自己的内心而活,要么成为一个疯子,要么就是一个传奇。人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,正如朱厚照没有办法选择是否做皇帝。于国家而言,他也许不是最称职的君主,但于自己的心,他这辈子活得无怨无悔。在外人看来,他也许是最奇葩的皇帝,但在他心里,他亦是最潇洒的自己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